新闻资讯

口碑相传 见证实力

首页 > 唐能新闻 > 详情

「唐能•人物专访」打篮球和唱rap都讲究flow,翻译也有flow

发布时间:2020-11-27 浏览:776次 分享至:

前言:唐能翻译近20年的发展中,承载了多少唐能人的风雨兼程。与公司共同成长的岁月里,他们有着什么样的故事?我们的人物专访栏目10年以上员工系列暂告段落,接下来会继续更新对员工/译者们的采访,倾听他们真实的声音!

今天这期专访的对象是唐能翻译公司的翻译部主管Shannon,香港中文大学翻译硕士毕业,从业至今已有多年翻译经验,擅长领域广泛,服务过的客户有国航、南航、毕马威、大众、宝马、巴斯夫、朗盛、LV、芬迪、电影节&电视节等。


Q:为什么选择做翻译?

小时候偶然看过一本书的片段,那本书叫做《银河系漫游指南》,里面有种外星生物Babel Fish(巴别鱼),它可以塞进人的耳朵里吸收周围说话人的脑电波然后反馈出佩戴者所能听懂的语言,相当于同传,然后觉得它很酷,想象着以后也能做相同的事情。


Q:翻译的过程会不会很枯燥?碰到不熟悉的翻译领域怎么办?

翻译的过程中能接触到各行各业,学习到很多不同的知识,将翻译转化为一种学习的过程,那么翻译也不会像大家想象中的那么枯燥,you never get bored。所以在日常工作中我也不会因为哪个行业我不熟悉或者不感兴趣就拒稿,只要工期允许,我都愿意一边学习一边翻译。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也能不断拓宽我的翻译领域。

举个例子,刚进公司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接触过机场航空行业,但经过南航、国航、春秋航空等客户一系列官网、规章制度相关稿件的磨练,现在可以说对这方面还是比较熟悉的。所以有时候看似无从下手,其实你只是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也感谢公司的信任,能给我不断学习的机会。


Q:听说你比较擅长中译英,为什么选择这个方向?对中译英和英译中的区别有何看法?

说得文艺一点,不是我选择了中英,是中英选择了我。

其实刚进公司的时候我对两者的区别并没有太多概念,只是做着做着发现中英的稿件越来越多,英中的稿子相对变少了。曾经我对此也有些顾虑,还特地跟当时的主管Cherry沟通了一下,觉得一直做中英的话可能对自己英语能力的提高没有太大帮助,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中文,没有太多机会看native speaker写的英文;另外,我会怕我的英中能力会因此停滞不前。然后Cherry告诉我:出现这个趋势的原因是我中英的优势比较明显,从公司和个人的角度来看,我都应该好好发挥这种优势,就像市场经济一样,有优势才有竞争力。我也认同她的想法,所以没有太纠结这件事。

这个话题也让我想到,在读研究生的时候,教文学翻译的老师(非常厉害的老师,被我们称为男神)就跟我们提过,希望我们更多地专注于英中,因为在中英这个领域,母语译者有着天然的优势,作为中国人,你的英语水平很难达到母语水平,那么在中英这方面你也许就无法取得很好的成绩。当时我觉得挺有道理的,但现在想想,也不一定,说到天然优势的话,那中国人在对中文的理解上是不是也享有天然的优势?我想这个问题值得花更多的时间去探索。

所以总的来说,我目前没有偏向任何一个方向,永远抱着开放的心态对待所有稿件。


Q:对机器翻译有什么看法?是否会对译员的工作造成威胁?

首先声明,以下只是我的个人观点,可能我对现在AI技术的发展水平知之甚少,但就目前一些免费的翻译引擎而言,我觉得它们还是无法替代译员的,但是无脑机翻的译员不在此列,这也不是我们所认可的“译员”。

机器翻译或辅助软件确实能提升我们处理某些稿件的效率,比如重复性较高、专业术语较多的稿件,这无可厚非,但我接触下来最大的感受是,机器无法捕捉到人类思想的流动性,包括逻辑性、前后连贯性,就像打篮球和唱rap都讲究flow,翻译也有flow,没有抓住flow的话可能会造成对原文的理解有误或表达不到位,这也是机翻很容易发生的错误。

再举个CAT软件的例子,一般将文本导入软件后,软件会先对文本进行预处理,把它切分成语段,但软件切分是没有逻辑的,有时切出来一句话,有时是两句话,有时甚至是半句话,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译员如果想要保持译文连贯性的话就必须回到未处理的源语言文本,去参考它的整体结构和上下文。就这一点而言,是增加了我们的工作量的,因此文本是否适合CAT是需要项目部同事先做好判断的。


Q:从译员的角度来看,加入唐能以来,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因为平时最多接触的是项目部同事,最大的感触是他们能力都很强,非常善于沟通,在工作上给了我很多帮助和支持。

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有一次客户提前预约了个稿子,大概2000字,希望在一天内完成,但实际来的时候有3200字。负责这个客户的是Lillian,她告诉我这个消息的同时还发来了一张截图,是她跟客户的聊天记录,内容是她已经在沟通字数的问题,希望能多争取一些时间。其实是一件小事,但是回想一下,Lillian大可以甩给我一句话,“字数多了,能不能挤挤时间,客户的要求没办法”,这样就是把我和客户放在对立面,并且客户处于绝对的强势地位,那么处于弱势的我肯定不会太好受。虽然说作为乙方,我们当然需要尽量满足甲方的要求,但这不代表一味的顺从。所以总结一下,一是我觉得Lillian有同理心,那么即便最后沟通无果我也更愿意去尽量配合;二是她有立场,不会不假思索地就站在客户这一边,然后以此压制译员。


Q:你刚才提到翻译也有flow,讲究逻辑性和前后连贯性,有没有被打断分心的情况?

我首先想到的是最近在做的篮球训练的稿子,因为量比较大,所以是分批交稿的,然后第一份稿子交完之后客户来了反馈,修改了一些术语,我觉得也挺好的,正好后面翻译的时候可以注意一下。但几小时后,客户又发来了同一份稿子的补充修改意见,可能是客户那边不同的人改的。

对接项目的同事Frankie在发给我第二份修改意见的同时还补充了一句:“我们跟客户说了,以后有修改意见的话整合之后再发给我们。”正好说了我想说的话,让我觉得Frankie非常尊重我们译员的工作和时间,尽量减少了打断译员翻译的次数;另一方面来讲,面对译员都能把任何事情想在了前面,我想她在跟客户沟通的时候一定能面面俱到。这也是我非常佩服项目组同事的地方,我自己在沟通的时候就没有办法那么周到,所以值得我学习。

在这里我想介绍一下我自己的工作状态,每天基本上稿子都是排满的,但也有一些临时的事情需要处理,比如字数较少的急稿、稿件修改、简单评审一下稿件质量等等。坦白来说,这些临时任务杀伤力是巨大的,因为我要停下手头正在翻的稿子,处理完之后再回到原来稿件的思路是需要花时间的,就像我刚才说的,整个flow都断了,要重新接起来。打个比方,有些同事可能不理解,为什么我有时候几十个字的急稿都不愿意接,表面上看起来可能只需要几分钟就能搞定了,但是我原来的翻译节奏都打断了。这个问题我之前很少提,一是觉得太矫情,二是站在项目组同事的角度,有些事情就是比较紧急,比如客户投诉,急着交稿但是发现一些小问题需要确认,那么作为全职确实应该去尽量处理。


作为唐能的资深译员,Shannon承担了唐能大量稿件的翻译及审校,总是能不疾不徐地解决各种棘手问题,客户满意度非常高。对于翻译她有自己的理解和执念,此次采访过程中,感受到了她“精于译不止于译”的态度,也近距离体会到翻译工作背后的不易。

在线下单
需要可靠的翻译服务?具体咨询,请致电唐能
400-693-1088
也可以轻松下单,快捷方便,唐能会有专业的翻译客服主任在24小时内联系您
微信客服
投诉渠道
投诉渠道2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6-2012 Talking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