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语翻译公司翻译趣谈

发布时间 : 2014/8/11 本文来源 :http://www.talkingchina.com/

法语翻译公司了解到作为一名英语爱好者和学习者,对于翻译一直是又爱又恨:每当优美精练的文字从自己的笔下或口中流淌而出时,心中的欣喜自不必说;而当读懂了原文却无法精确地转换成另一种语言时,生气、懊恼、无奈之类的感受齐上心头。
     翻译是一项复杂而艰难的工作,但有时也十分有趣。比如有人把the Milky Way(银河)直译为“牛奶路”,把the apple of my eye (珍爱物;珍爱之人,宝贝) 直译成“我眼的苹果”;把“Every dog has its day.”译为“每只狗都有它的日子”(正确的译法应为“人人皆有得意之日”)。这些译者惟恐译文失真,有违原文作者的原意,所以翻译时完全采取词对词、句对句(word for word and line for line)的死译方法,持这种原则的翻译家为数不少,如中国西晋时期的佛经翻译家竺法护(约230-309)、15世纪德国翻译家尼古拉斯?封?维尔 (Nicolas von Wyle,生卒年不详)、近代的美国作家赛珍珠(Pearl Buck, 1892-1973)等。另一种极端的翻译方式是以译入语为取向的原则,一味以译文读者的口味为准绳,完全采用归化的译法,或是完全为了适合读者的口味而让译文归化,有时甚至不惜曲解原作,如把“When Greek meets Greek, then comes the tug of war.”译作“张飞杀岳飞,杀得满天飞”(正确译法应为“两雄相遇,其斗必烈”),把Solomon (所罗门,古以色列国国王大卫之子,以智慧著称) 意译成“诸葛亮”。中外翻译史上持这种原则的翻译家同样不少,如三国时期的支谦和康曾会、东晋时期的鸠摩罗什、古罗马的西塞罗(Marcus Tullius Cicero, 公元前106-43)、贺拉斯(Quintus Horatius Flaccus,公元前65-8)以及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翻译家。美国当代翻译理论家尤金?奈达(Eugene Nida)早年提出的以读者的反应对等的原则基本上也是以读者为取向的。这两种翻译原则流传到今天就是所谓的“直译”和“意译”说。“直译”和“意译”作为两种具体翻译方法完全有着自己存在的价值(如直译常用来翻译科技文献等作品,意译常用来翻译广告、影视等文本),但如果将二者当中的任何一个视为指导翻译实践的唯一原则,显然是过于绝对化,难以指导出好的译作来。
  翻译之大成者,在于没有斧凿痕迹,未必要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翻译,但仍要翻得既符合原文(或是发音,或是意义),又符合本文化的习惯。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例子实在不少。比如:美国小说“Gone with the Wind”,直译是《随风而去》,最早的中文版本书名译为《飘》是极其出彩的,不仅与Gone with the Wind的意义相符,而且简洁、生动又雅致。这本书的另一版本译为《乱世佳人》,相对而言比较通俗易懂,与小说的内容贴切,所以也被国人广泛接受。另外出名的例子就是可口可乐了,原本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coca cola”,经过译者的妙笔变成了人见人爱的可口可乐。与之同一时代出炉的另一种产品的译名也是经典,那就是“席梦思”。据说是一种品牌名为“Simon’s”的床垫产品进入旧中国的市场,销售方进行了一次译名征稿活动,“席梦思”便是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它不仅贴近“Simon’s”的读音,又让人一看便与睡眠、好梦联系起来,既文雅美妙又令人浮想联翩。现在的中国人熟知的许多外来货中不少都有精彩的译名,以汽车为例,“BENZ”,港译“平治”,实在无法与我们的“奔驰”相比。奔驰,涵意于音,一听就是好车。日本的“LEXUS”,现在音译成“雷克塞斯”其实是一败笔,远不如原来的“凌志”;通用的“HUMMER”翻译成悍马倒还真不错,够强悍够威风;瑞典的名车“VOLVO”港译“富豪”,发音有点相近,寓意不错,国内叫“沃尔沃”则逊色许多,这纯粹是北京人的英语发音。
  时尚人士喜爱喝咖啡,速溶咖啡的第一品牌瑞士的“雀巢”也算是出色的译名了,要被叫做“鸟窝”恐怕问津者就不多了吧。而美国的“麦氏”咖啡有一句出名的广告语:“Good to the last drop”,(直译是“到最后一滴都美味”)意思很平常,但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把它变成了“滴滴香浓,意犹未尽”。类似的广告语还有“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它的原文只不过是“A diamond is forever”(直译是“钻石是永恒的”)。把平常的一句话转化成诗,这也是英译汉的魔法吧。
  再来欣赏几部电影的译名:My Fair Lady-《窈窕淑女》,改编自肖伯纳的话剧《卖花女》,原名《匹格梅梁》(Pygmalion),Pygmalion是罗马神,为塞浦路斯国王,热恋自己雕刻的少女像。爱神维纳斯被其诚心打动,施法将雕像变成活人与Pygmalion完婚。肖伯纳借名以喻剧中的教授。
  

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标签:法语翻译公司,翻译公司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