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服务业发展与启示

发布时间 : 2014/4/15 本文来源 :唐能翻译

  语言服务业包括英文翻译公司与本地化服务、语言技术工具开发、语言教学与培训、多语信息咨询等四大业务领域。在我国,语言服务业的行业地位在“2010中 国国际语言服务行业大会”上首次得到官方认可。 从2012年起,中国翻译协会和中国翻译行业发展战略研究院联合发布年度《中国语言月艮务业发展报告》, 这标志着作为中国优秀文化和科技成果“走出去” 战略的功能载体及国际服务外包市场的重要组成部 分,语言服务业已经得到政府部门和学术界的重视。
经济全球化和信息技术的不断进步使高质量的语言服务成为可能。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跨国公司是国际生产体系中最积极、最活跃的主导力量,也是语言服务业最重要的服务对象。以中国为例,外资企业占中国语言服务业务总量的21.5%,居各类客户群落之首(中国译协等,2012 : 27)。
1.语言服务业形成的原动力
  19世纪60年代,资本主义从自由竞争逐渐向垄 断阶段过渡,“过剩资本”的大量形成推动了资本的 国际流动,跨国公司应运而生。跨国公司的出现,促使国家、区域、企业的经济发展模式和发展路径迅速分化。二战结束后,跨国公司更是得到了迅猛发展。 以2010年为例,跨国公司控制了全球40%的生产活动,当年创造出16万亿美元的附加值,约占全球 GDP总量的25%,仅跨国公司海外分支机构所创造的附加值就超过全球GDP总量的10%及产品出口 的33%。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发展中国家的跨国 公司实力在迅速增强,国际资本流动已经由原来发 达国家之间和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的传统模式演变为相互投资模式。
  跨国公司以外商直接投资(FDI)形式进行海外扩张最初的目的是利用东道国廉价的资源(原材料、 能源制品、劳动力等)生产劳动密集型的中间产品或者最终产品,以此获得规模经济或者降低生产成本,其产品销售到东道国以外的其他地区,属资源寻求性(resource-seeking )投资。我国改革开放之初 吸引的外商直接投资就以此类居多,尽管能够创造税收和就业机会,但技术外溢、示范效应均较低,与东道国的产业和文化关联更是几近于无。随着发展 中国家经济崛起,东道国市场的重要性开始凸显,跨 国公司开始进行市场寻求性(market-seeking)投资, 产品主要投放当地市场。市场寻求性投资能够产生更好的示范效应、竞争效应、产业关联,同时其产品也必须满足东道国对语言、文化、法律法规的具体要 求。可以讲,跨国公司市场寻求型投资带来的本地化作业流程构成了最稳定、最直接的语言服务市场需求。
  在企业层面,成本优势和产品差异性是企业竞争优势的主要表现,企业竞争归根结底是“价值链” 的竞争(Porter, 1990: 70)。“价值链”连接了一个企业生产特定产品的所有环节。迈克尔?波特将“价值 链”上的活动分为“基本活动”和“支持性活动”,前者与产品生产、经营直接相关,后者则仅起辅助作 用。在企业众多的“价值链”活动中,并非每一个 环节都能够创造价值。那些真正创造价值的基本活 动是价值链的战略环节,应该留到本企业内部,而支 持性活动可以外包的形式从外部经济网络中获得(王 传英,2005: 26-27)。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 绝大多数核心产品与语言无关的企业都是从外部获 取非战略性的语言服务,这也正是语言服务外包伴 随市场寻求型投资的增多而迅速兴起的客观原因。 近年来,欧洲、北美、亚洲分列全球语言服务市场份 额的前三甲,而上述地区也是外商直接投资最集中 的区域。就我国而言,语言服务企业集中在外商投 资密集的东部沿海地区,北京、上海、广东、江苏四 省市占到全国总量的69.8%,其中仅北京、上海两市 就占55.6% (中国译协等,2012 : 21-22)。
  包括中国在内的少数发展中国家对外投资近年 来迅速增加。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估计, 2011年中国吸引外商直接投资达到创纪录的1240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也高达650亿美元(WIR, 2012: 5)。中国对外投资的增加意味着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的本地化服务需求也会相应扩大。与此同时,经济地位的不断攀升势必催生国家“软实力”建设,中国语言、文化在海外传播,越来越多文化产品、科技成果走向世界,都为语言服务业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1970年代开始升温的跨国公司市场寻求型投资 是语言服务业兴起的原动力,企业的“价值链”管 理则在微观层面为语言服务市场创造了有效需求。 可以肯定,随着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对外直 接投资的增加及更深层次的跨文化交流,全球语言 月反务的内容和市场需求将会进一步呈现多元态势。
2.全球语言服务业发展概览
  卡门森斯顾问公司(简称CSA)把语言服务企业定义为“拥有两位及以上专职雇员、提供与语际信息转换有关的服务或技术的企业”。CSA统计,2013 年全世界共有来自154个国家或地区的27668家语 言服务企业,当年语宣服基业总产值预计为347.78 亿美元。2008至2012年的5年间,除2011年外,语 言服务市场的年增幅均在两位数以上(CSA,2012: 2)。全球语言服务业的发展具有以下显著特征:
(1)语言服务市场地理分布不均衡
  按营业额计算,是2013年全球最大的语言服务市场,市场份额高达48.75%,其次是北美(35.77%)和亚洲(11.38%)。与此相反,大洋洲、拉美和非洲的语言服务市场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与市场份额相适应的是,全球57.83%的语言服务企 业集中在欧洲,而位于北美和亚洲企业的比例则分 别为18.31%和14.76%。实际上,作为以提供特定专业服务见长的行业,语言服务业对主体经济的依附体现在其市场份额与区域经济表现高度相关。随着 美国经济增速放缓和从阿富汗、伊拉克逐步撤军,与 2011年相比,2013年北美语言服务市场的跌幅接近 14%,而经济持续不景气的南欧则由2010年的7.67% 下滑至2013年的3.4%。与此相反,经济增长向好的 西欧、北欧和亚洲市场份额迅速扩大。
(2)企业主体是中、小、微型企业
  根据全球语言服务业的实际情况,结合国际通行标准,可以将专职雇员人数在50人下的语言服务企业定义为中小企业,其中雇员数在5人及以下的 属微型企业,6-20人的是小型企业,21-50人的是中型企业,51-500人的是大型企业,而像莱博智、HP ACG、TransPerfect、SDL这些雇员总数超过501人的企业可算作本行业的特大型企业。
  按此标准,2013年全球语言服务业65.37%的 企业是微型企业,26.52%是小型企业,6.55%是中型企业,中、小、微型企业占到总量的98.44%,大型 及特大型企业的比例只有1.61%。值得一提的是,全 球94.53%的语言服务企业是私营企业,即使在名列 2013年全球语言服务业前100强的103家企业中,私营企业的比例也高达89.3%②。
  语言服务企业的经营绩效随企业规模不同而相 差悬殊。以2013年为例,首先,微型企业来自每家 客户企业的营业额平均只有0.39万美元,小型企业 为0.7万美元,中型企业为1.3万美元,大型企业为 2.93万美元,而特大型企业则高达23.3万美元。其次, 微型企业每位项目经理实现营业额平均为18.2万 美元,小型企业约为27.2万美元,中型企业为33.6 万美元,大型企业为62.8万美元,特大型企业则是 380.9万美元。再有散型企业的人均销 售额只有29万美元,而在特大型企业则为428.5万 美元,其间竟相差14倍。由此可见,中、小、微型企 业与大型及至特大型企业相比,在资源条件、获利能 ,力等方面都相差悬殊,这无疑会对语言服务业整体 市场竞争力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
(3)行业高度分散,企业间差距明显
  2013年,列入CSA《语言服务市场报告》前 100强的103家企业总营业额为44.3亿美元,雇员 总数为41066人,企业人均营业额为10.8万美元, 平均雇员数是399人。与此相比,语言服务业的主 要服务对象,即全球排名前100位的跨国公司2011 年的总销售额达87740亿美元,雇员总数为1538万, 企业人均营业额为57万美元,平均雇员数15.38万。 与真正的跨国公司相比,即使语言服务业的这些龙头企业也仍旧有巨大的上升空间。
  笔者依据CSA在2013年《语言服务市场报告》 中公布的2012年实际数据,使用国际通行的赫芬达尔-赫希曼指数③(HHI指数)计算前100强企业的 产业集中和市场竞争强度。结果发现,这103家企业 的HHI指数是7.53,而排名前10的语言服务企业的 HHI指数为6.87。由此可以得出两点结论:1)全球语言服务业高度分散,单一企业控制市场的能力很弱,只能被动地接受市场给定的语言服务价格,这也表现在世界30种主要语言的笔译市场价格在2008 至 2012 年间下跌了41.58% (CSA,2013 : 9)。理 论上讲,即使这103家企业合并成1家也未必会引 起美国政府的反托拉斯调査;2)该行业已经出现两 级分化趋势,排名前10的企业的整体实力和市场影 响力远高于其他企业,市场进行大规模产业集中的条件已经具备。
  具体地讲,在2013年语言服务业100强企业中, 排名前10的企业营业额均超过1亿美元,其中莱博智以4.57亿美元位居榜首,其次是HP ACG (4.2 亿)和TransPerfect ( 3.42亿)。上述10家企业的平 均营业额是2.48亿美元,平均雇员数是2325人,而 排名居后10位的企业¥均营业额只有587万美元, 平均雇员数40人,与前10家企业相差甚远。另外, 在100强企业中,年营业额低于100强平均数(4301 万美元)的企业比例高达80.6%。语言服务业龙头 企业之间在经营绩效和企业规模上存在如此大的差 距,客观上也表明该行业要想实现跨越增长,企业 间的并购整合势在必行,而有“一定技术特点或领域优势的公司往往成了并购的热门对象”(韦忠和,2012 : 71 )。
(4)语言服务内容多元化
  表1显示,传统的笔译和现场口译业务依旧是 语言服务业最重要的业务领域,2013年市场份额占57%。近年来,一些与本地化服务有关的业务领域④,如网站国际化、多媒体本地化、软件本地化、国际化 服务、创译、国际化测试、机器翻译译后编辑等保持 了相对稳定。2013年,上述本地化服务内容的市场 份额合计为25.81%,超过了现场口译,成为语言服 务业的第二大业务类别。与此相反,翻译技术工具 (含口、笔译工具)在语言服务业的比重却不到5%。 CSA在综合分析2010至2013年四年的数据后指出, 笔译、网站国际化、软件本地化、现场口译、多媒体 本地化是增长最快的业务领域。随着语言服务内容 的多元化,语言服务企业的商业经营也会经历重要 调整和变化:
  1)语言服务专业性增强。为了打造本企业的“核 心能力”以应对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越来越多的语言服务企业将主营业务集中在少数擅长的专业领域。CSA用从特定业务获得50%以上年营业收入企业的 比例来测度服务的专业化程度,结果发现2013年主营业务是笔译和现场口译的企业比例分别为68.34% 和14.13%,随后是软件本地化(3.51%)、笔译技术 工具(2.1%)、多媒体本地化(1.8%)、网站国际化 (1.7% )、国际化测试(1.7% ),而视频口译只有0.5%。 这说明在世界范围内,传统的笔、口译仍旧是大多数 语言服务企业的主营业务,真正能够提供本地化服 务及包括电话口译、视频口译、影视翻译等新兴业务企业的数量非常有限;
  2)企业不断开拓新的业务增长点。语言服务 企业在提升本企业服务专业性的同时,也在积极开拓新的“高附加值”业务领域。CSA的研究发现,2013年69.34%的语言服务企业提供网站国际化服务,提供软件本地化,多媒体本地化企业的比例分别为65.23%和61.52%。从提供相应服务企业企业所占比例的变动来看,增幅最快的六大业务领域依次为创译,笔译技术工具,机械翻译译后编辑,多媒体本地化,国际化测试,网站国际化。由此可见,本地化服务已经成为相当一部分语言服务企业实现经验转型和产业升级的主要路径。
 表1:语言服务业主要业务领域市场结构变化
   (单位:百分比)


  (资料来源:Common Sense Advisory, The Language Services Market: 2013,p. 47 )
3.我国语言服务业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战略管理学派创始人、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采用著名的“菱形理论”(The Diamond Theory )⑤来阐释行业竞争力的形成机制。波特认为,任何一个行业的竞争力都受四大决定因素的支配, 分别为需求条件、要素条件、相关或支撑型产业发展 和企业的战略、结构与竞争。上述四种决定因素的 具体内涵为(Porter,1990: 71 ):
  需求条件:市场对某一产品或服务的有效需求, 是行业发展的最客观依据;
  要素条件:企业为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求得 生存和发展所不可或缺的人力资源、技术基础设施 等,而“挑剔的用户”的存在对于改善要素条件至关重要;
  相关或支撑型产业:特指提供上游中间产品、技 术资源及其他生产要素的供应商的市场竞争力;
  企业的战略、结构与竞争:企业为了应对市场竞 争而采取的具体企业组织形式和发展战略(包括国际战略)。
  在菱形结构中,某个决定因素的实现必须同时依 赖其他因素的增进,所以该结构具有自我加强(self?reinforcing) 的结构特征。除了上述四大决定因素 外,行业所面临的重要发展机遇和政府的产业政策 也是直接影响行业竞争力的两个关键变量(王传英, 2005 : 25)。利用“菱形理论”可以恰当分析我国语言服务业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1)需求条件非常有利
  我国是发展中国家中接受外商直接投资最多的 国家,截至2011年底,累计实际吸引外资11643.92 亿美元,其中开拓中国市场为目的的“市场寻求型” 投资占较大比重。随着综合国力的迅速增强,我国也 逐渐成为对外投资大国,累计对外直接投资4247.81 亿美元,对外承包合同金额8212.47亿美元。在文化交流方面,仅2011年一年,图书期刊报纸、音像电 子出版物、影视节目的进出口总额就达到76.7亿美 元。近年来,我国还主办了包括奥运会、亚运会、世 博会、世界园艺博览会在内的一系列大型经贸、文化 和体育活动。毫无疑问,如此大规模的国际文化、经 贸交流所产生的语言服务需求是推动我国语言服务 业快速发展的直接动力。据统计,截至2011年底, 我国共有语言服务企业37197家?,从业人员119万 人(其中译员64万人);2011年创造产值1576亿 元,今后几年年增幅预计可达15% (中国译协等, 2012 : 7-10 )。
(2)要素条件不容乐观
  在技术层面,我国语言服务企业近三年来购置翻 译技术产品的支出占营业额的比例已达14.79% (同 上:28 ),包括 Trados、SDLX、Passolo、Catalyst、 雅信CAT、Xliff Editor在内的技术工具得到广泛应用。但是,语言服务业出现的服务分工多样化、精细 化趋势促使语言服务人才市场出现“结构性失衡”, 即低端的口笔译市场供大于求,而高端市场,如本地 化服务、翻译项目管理、文化及科技产品外译、会议 口译(同声传译)等则供不应求,而且职业“进入 门槛”很高。研究表明,翻译项目经理、高级译审, 专家級高级翻译是我国语言服务业的急需人才,与本地化服务有关的技术写作人员、技术经理、文档排版员、多媒体工程师等市场缺口也很大(王传英,2012 : 68 )。
(3)上游产业智力支持亟待提升
  语言服务业包括所有从事多语信息转换及关联服务的机构(中国译协等,2012 : 3),涵盖与语言服务有关的整条产业链。语言服务企业虽处于该行业的“核心层”,但产业链上游的高等院校、研究机 构的智力支持对于培育行业整体竞争力来说却至 关重要。我国高校翻译教学长期以来偏理论、轻实践,应用翻译研究与人才培养无法满足语言服务业 发展的需要,这也是造成语言服务人才市场“结构 性失衡”的一个主要原因。2007年启动的翻译硕士 (MTI)教育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上述局面,但很多MTI培养单位受办学思路、市场定位、教学资 源、翻译实践机会等诸多因素的限制,人才培养趋同 现象严重,所谓“校企合作”很大程度上也仅仅是 培养单位单向地从企业获得其不具备的教学资源(如实战经验丰富的师资、教学材料、翻译实践机会等), 优势资源双向互动的初衷并未真正实现。
(4)企业面临重要战略转型
  我国语言服务业的企业主体是广大私营的微、小型企业。据统计,注册资金在50万元以内的企 业占总量的75.9%,注册资金在1000万元以上的仅 占1.6%,尽管企业数量众多,但规模小、市场竞争 力弱,主要表现有:1)获利能力差。2011年全球语 言服务业雇员⑦人均营业额是91680美元,我国企业 仅为37869美元,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2)生存率 低。我国语言服务业经历了两轮快速增长,时间上分别为2000-2003年和2008-2011年。按企业数量增 长计,第一轮年均增长率为32.9%,第二轮为21.1%。 但企业成立3-6年后即进入消亡高峰。2004-2007年 间,我国语言服务业企业年均消亡增长率高达38.1% (同上:26); 3) “同质化”竞争严重。微、小企业 的同病是人才、资金匮乏,企业技术投入少、国际化 资源不足,无法引入高附加值业务和进行商业模式 创新。大量企业集中于低端的口笔译业务,服务内 容“同质化”滋生的恶性竞争不可避免地造成服务 价格下滑、质量下降;4)大型企业数量偏少。尽管 我国拥有全球最大的语言服务企业群体,2013年仅 有4家语言服务企业⑧进入全球100强,分别为文思 二海辉(16位)、华软通联(24位) 、传神(33位)创思立信 (69位),另有四川语言桥和博芬软件进入亚 洲30强。这与我国整体经济实力和新兴大国地位极相称。
  我国语言服务业拥有经济全球化和国家改革开放持续深化所带来的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作为中国外向型经济发展和“软实力”建设的重要功能载 体,国家将肯定给予更多的政策倾斜和抉持措施,这些都是对语言服务业极为有利的外部条件。为了不断提升市场竞争力,从企业层面上讲,以资产并购的方式进行适度的产业集中获得跨越式增长既有必要,很多企业也有此意愿(韦忠和,2012: 71)。另外,现阶段我国语言服务企业在特定细分市场和专业领 域寻求相对竞争优势也是明智之举(同上:74)。
4.两点启示
根据我国语言服务业的现状,笔者就制约其发展 的两个深层次问题提出相应的政策建议:
(1)扩大业界与学朮界的交流合作
  纵观世界范围内其他成熟行业的发展轨迹,我们可以得出两个常态性规律。一是当这些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龙头企业必定通过大规模、经常性的资 产并购获得跨越式发展;二是业界通过与学术界的 深度合作获得重大技术突破,并将行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关键现象、行为和一般性规律进行理论抽象,从而提高行业整体治理水平和企业评估、防范风险的能力。就语言服务而言,诉年来我国一些优秀企业通过与高校合作,开始将市调研、营销策划、二次创意等非语言内容整合到语言服务中,由语言服务供应商转变为“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服务附加值大幅提升。不可否认,高校在基础理论研究、行业发展分析、关键技术研发、跨学科联动、国家级重大科研立项等方面都享有独特优势。在更高的学术层面上开展校 企合作是双方真正做到互利、共赢的必由之路。
(2)強化行业协会的指导地位
  我国现阶段语言服务业的治理困境一是在于其 行业地位尚不明确,二是中国译协虽然是唯一的全国性翻译社团组织,但对行业不具备实质性和约束性的公共行政管理权限,只能提供必要指导(王隆 文,2012 : 62)。另一方面,鉴于我国语言服务业绝大多数企业是中、小、微型企业的现实,结合发达国 家行业协会的运作经验,可以考虑将译协的工作重心放到营造使企业能够普遍受益的“外部性”上, 包括:①进行深入的语言服务业调研和专题研究,为政府决策部门和语言服务企业提供全面的、具有 前瞻性的决策依据;②依据新时期语言服务业涵盖的实际专业领域,制订相应的工作标准和规范;③ 组织专业培训,大幅提升语言服务业从业人员的专业素养和职业道德标准;④促进语言服务企业与高 校等科研机构的学术合作,对语言服务业的关键技术进行论证,整合优势研发团队申报国家重大科技攻关项目;⑤推动语言服务立法,尽早实施企业行 业准入标准和从业人员执业资格认证制度。
  作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基础性支撑行业,语言服 务业不但是经济全球化所引发的大范围劳动分工的 结果,也日益成为国家、民族间文化和社会联系的纽 带。2013年国际翻译日的主题被确定为“跨越语言障碍、回归同一世界”,而这也正是语言服务业发展 的根本目标和不可推卸的历史使命。
*本论文接受2013年度天津市哲学社会科学研| 究规划项目资助(项目编号:TJWW13-003 )。
注释
①2011年香港特别行政区对外直接投资为820亿美元。
②2013年共有103家企业入围全球语言服务业前100 强名录,其中第77位的澳大利亚VITS Victorian I Interpreting and Translating Service 公司的性质是“国有” | (government-owned ),故算作非私营企业。
③赫芬达尔-赫希曼指数(Herfindahl-Hirschman Index, I 筒称HHI)是测度某一行业产业集中程度的综合指数。HHI指数是特定行业的市场竞争主体(主要是规模较大的厂商)所占行业总收入或总资产百分比的平方和,通常介于0-10000之间。HHI越高,市场集中度就越强, 而当HHI为10000时,市场就被完全垄断。根据美国司法部的标准,HHI高于1000即意味着市场巳经出现 某种程度的垄断,而HHI低于500则表明该行业高度 分散且趋于完全竞争的市场结构。
④本地化是跨国公司将特定产品转化成语言、文化和法律内容上都符合不同目标市场需要的生产活动。从提供本地化服务的角度讲,软件本地化、网站国际化、多媒 体本地化、国际化服务、创译、国际化测试、机器翻译 译后编辑等实际上都是本地化服务的组成部分。
⑤有文献中也称“钻石理论”。
⑥此数字包括同一企业在外地设立的分支机构。
⑦指语言服务企业雇佣的专职工作人员。
⑧此统计未包括台湾地区。



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标签:翻译公司
60